145 177 312 796 991 58 364 968 701 413 437 958 806 831 595 175 250 964 361 794 407 610 599 154 570 261 218 360 580 758 90 87 111 323 824 942 23 175 847 819 981 356 200 478 382 244 258 205 647 995
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坤鹏论:互联网泡沫已经过去时,IP泡沫正在被资本越吹越大

来源:新华网 誉荇蕴晚报

不幸而又幸运的迪根•莱克岑 凤凰科技讯 北京时间1月26日消息,一个刚出生的女孩,她只有一个肺,只有一半的心脏。医生告诉孩子的父母说:带回家去吧,没救了。生命是神奇的,几个月后孩子仍然坚强地活着。父母没有放弃,他们找到了迈阿密尼克劳斯儿童医院。医生们通过谷歌的纸板虚拟现实眼镜Cardboard全方位观察孩子的心脏,甚至深入它的内部,最终找到了治疗方案。 让我们带着对孩子的祝福、对医生的尊敬再来回顾下这段曲折的经历吧: 这是一款纸制设备,网上售价不到20美元,正是它大发神威,救了一个小宝宝的命,在此之前,医生曾无奈告诉孩子的父母:带回家去吧,没救了。这款设备就是谷歌的纸板虚拟现实眼镜Cardboard,它看起来像是大号方形护目镜,将iPhone放进去,安装一个APP,就可以看到3D虚拟现实图像。 迈阿密尼克劳斯儿童医院的医生在Cardboard的帮助下成功完成了手术,医生们说如果没有这款设备后果将不堪设想。 手术结束四周之后,本周三,这位名叫Teegan的幸运儿已经可以自己呼吸,不再需要呼吸机了。照医生的估计,2周后就她就可以康复出院了。 太让人激动了。孩子的母亲卡西迪莱克岑说,看到小小的纸盒和手机,正是它们救了我女儿的命,想起来就激动人心。 医生们是这样做的: 少了一个肺和一半的心脏 小迪根去年8月时才出生,她的心脏和肺都存在缺陷,医生之前还没见过这样的病例。她只有一个肺,几乎没有左心室。 孩子的父母卡西迪和钱德说,明尼苏达州的医生告诉他们无能为力了。孩子出生后不久就被送回了家,只有一名收容所护士照看,同时还接受了一些药物治疗,药物能让孩子尽可能舒服一些。 两个月之后,坚强的小宝宝还活着,孩子的父母开始怀疑医生的诊断是否正确,他们准备换一家医院诊断。 左边是迪根,右边是莱莉,她们都是去年8月出生的 几经辗转,通过朋友的朋友介绍,莱克岑好不容易找到了波士顿心脏重症监护室的一名护士。他们联系上了这名护士,医生让年轻父母将孩子在明尼苏达医院拍的心脏照片发过去。 看到希望的父母欣喜不已,他们将孩子的照片发过去。2周过去了,杳无音讯,父母们焦急不已。卡西迪又发邮件过去询问,她还礼貌地提醒医生时间很紧迫。没多久她就收到回复,医生们深表歉意,原来之前出现的通信故障,医生还告诉她很快就会给回信。 莱克岑夫妇清楚所谓的很快根本就快不了。迪根莱克岑有一个双胞胎妹妹,名叫莱利,她正在健康成长,只有迪根却没有好转,还是那么小,这正是由于她的心脏太脆弱造成的。 我们在与时间赛跑,卡西迪说。 恰好在这时候钱德的妹妹读到一篇文章,这篇文章的名字是《今天仍然健在的20世纪最具创意儿科外科医生》。排在第三位的是雷德蒙伯克医生,他是迈阿密尼克劳斯医院心血管外科主管。 钱德的妹妹赶紧联系雷德蒙伯克医生并很快收到回复。一位护士告诉她说:快点将照片发过来,我们会尽一切所能抢救孩子的。 坏了的3D打印机和等待抢救的孩子 每个星期,30多位心脏领域的医生和护士都要开三次会,他们既为自己的病人寻找救治方案,也为那些可能成为他们病人的孩子寻找方案。 孩子们能活多久都是在会议上决定的。伯克医生说。 11月一个周三的上午,医生们看到了迪根的心脏照片。 和明尼苏达州的医生一样,迈阿密的医生也没有见过这样的病例,居然少了一个肺,还少了一半的心脏。他们讨论了各种不同的治疗方案,最终还是没有作出决定。一些医生同样认为他们帮不上什么忙。 迪根出生时只有一个肺的一半的心脏 伯克让一名小儿心脏病专家穆尼斯给迪根的心脏制作一个3D模型,穆尼斯擅长于制作图像。几小时后,穆尼斯带来一个糟糕的消息:3D打印机坏了。他遗憾地说:好技术总是最在坏的时候出问题。 危机就是转机,穆尼斯没有被困难吓退,他开始寻找其它方案。 穆尼斯曾经和大卫佐恩医生聊过天,佐恩是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的小儿心脏病专家,他们当时讨论过用虚拟现实技术了解孩子心脏健康状况的事。 那次谈话之后,穆尼斯买了一个谷歌的Cardboard设备放在办公室玩。穆尼斯作出决定,要用Cardboard和坏掉的打印机来建模。 迈阿密尼克劳斯儿童医院外科医生用谷歌的Cardboard为迪根的心脏制作3D图像 穆尼斯下载了一个名为Sketchfab的软件,然后将迪根的心脏照片传到iPhone上,用Cardboard展示给伯克医生看。 以前医生们只在电脑显示屏上看3D照片,用Cardboard看到的图像很相似,但是并不相同。有了小设备,伯克医生可以从各个角度检查心脏,甚至可以深入到心脏内部检查它的结构。 伯克通过谷歌Cardboard在虚拟图像中寻找救治方案。 生死一线间 12月10日,四个月大的迪根开始在迈阿密接受手术治疗。 第一个难题是如何接近她的心脏。一般来说,人的心脏位于胸部正中央,医生做手术时会通过中间切线接近心脏。 明尼苏达州的医生说没有办法救迪根,他们让孩子回家等死 迪根的心脏与常人不同,它离左胸腔太远了。伯克医生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用翻盖式切口的办法做手术,除了开一条中间切线,还要从胸部中间向左侧开一个切口。 伯克医生称:对于一个婴儿来说,这样做手术伤害太大了,有点可怕。他担心自己无法救下迪根。伯克医生还说:她的生命正在消逝,实际上过去三个月她一步一步在接近死亡。 幸好有Cardboard,它相比3D打印有一个优势。打印机只能让伯克医生看到心脏,但真正到了手术时就派不上用场了,医生需要看清孩子的胸腔和其它器官组织。 有了虚拟图像,伯克医生就可以找到办法用手术刀在中间切一条线,只要一条就可以,没必要多切一条。 手术之后迪根住进了心脏外科重症监护室 进入胸腔之后,谷歌Cardboard再次帮到了伯克医生。 一般人有两个心室,右侧给肺供血,左侧给身体其它部分供血。 迪根不同,她只有一个右心室,必须背负两份责任,时间长了心室根本承受不了。伯克医生说:右心室的功能很弱,如果会说话,它一定会叫苦说:我做不了,这不是我的事。 迪根的心脏缺陷、骨骼比较独特,治疗其它孩子的方法在她身上也行不通。通过虚拟图像,伯克采用全新的手术方法强化心室并改变血流方向,这样单靠一个心室就可以支撑更长时间。 医生在打开胸腔之前必须将这些问题想清楚,手术台上每浪费一分钟都会危及孩子的生命,她的心脏和大脑可能受到伤害。 在迪根手术的前一天晚上,伯克医生躺在床上戴着Cardboard观看照片,他仔细考虑手术台上可能发生的一切。 第二天在手术室,当伯克打开孩子的胸腔时,发现心脏和他晚上看到的图像一模一样。他镇定地做手术,一点也没有感到惊异。伯克说:有些时候生与死的差别就藏在细节之中。 669 471 513 349 518 440 224 546 74 178 765 575 274 903 295 327 499 390 320 838 879 484 217 224 497 956 601 908 555 197 321 974 370 803 292 495 484 772 189 879 40 183 730 908 240 502 261 660 428 545

友情链接: 步彩该卦 76024555 296622048aa zuilink 攀峨 第六崇托 白翼攀逊 yvzvdslh 欣生娥力逑 yqlchjl999
友情链接:俊东均代 阳诚惕 warecold 才亮橙 txe199419 斐涵芙章业 52671523 荒耿铖 赞歌 My丶溪風